“看吧,连哪里是土地都看不出来。”
  “这个小丫头果然什么都不懂。”
  “但凡是长这样的东西,就是泥土。”
  一只吹箭猴从地上抠了一把土,放在了许清歌的面前。
  “你不会想和我说,只要有泥土的地方,就是农田吧?”
  许清歌感觉到了一股荒谬感。
  有土的地方就能种地,这都已经不是门外汉级别的错误了。
  “我们一直以来都是这么干的,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吗?”
  老猴子狠狠的瞪了那只吹箭猴一眼,又担忧的向着许清歌问道。
  “这里可是个斜坡呀,但凡下一点雨,土壤的肥沃力量就会流失了。”
  “如果砍伐橡树不犯法的话,你们是不是也要推林造田?”
  许清歌看着眼前的土地,只有橡树周围的土壤还留有丁点的养分。
  波伊的这个橡树信仰,从某个角度来说阻止了这里成为了沙土地。
  “您说的对,若不是因为摩根陛下禁止砍伐橡树,我们确实会想着把橡树都挖掉。”
  “但现在我们应该做什么呢?”
  老猴子难以置信的点了点头,没想到这个小姑娘连它们的想法都能看穿。
  橡树,在他们眼里确实是一种阻碍。
  若不是每一棵橡树的位置都有标记,他们恐怕早就......
  “先吃点米粥吧,这些都是给你们准备的。”
  许清歌揭开了锅,米粥的香气从锅里冒了出来。
  虽然只是很简单的食物,但对于饥饿许久的猴群来说,是无可替代的珍馐美味。
  那些饿昏了的家伙,在吃掉压缩饼干后也都苏醒了过来。
  “您的仁义。我们会记住的。”
  老猴子咽了一口口水,它也许久没有进食过了。
  他先伸出爪子,从锅里舀出粥来,试吃了一口。
  没有毒,这个小姑娘,是真的想要帮它们?
  “你们排好队伍,要确保人人有份。”
  老猴子诧异的看了许清歌一眼,因为末日将近的缘故,他还以为对方是......
  虽然锅不大,但在猴群秩序的进食下,也没有发生什么争抢事件。
  “就靠这些家伙,真的可以拯救乌尔城的土地吗?”
  虽然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但珍妮弗看着自己的商品被这些家伙吃掉,还是有些心疼。
  这些米,可都是他珍贵的货物啊。
  “好啦,米就当是我买的好了。”
  许清歌抛出一枚金币,稳稳当当的落在了珍妮弗的爪心里。
  (我不是担心这个啦。)
  珍妮弗把金币塞进了耳朵,他只是觉得,要完成那种难度的事情,需要实力更高的宠兽。
  没过一会儿,米粥便都分批进入到了培叶猴们的肚子里。
  虽然不知道这个小姑娘有什么主意,但好歹是一饭之恩,就先听她的吧。
  许清歌看着培叶猴群,虽然看上去还没什么精神,但总算有了些生气,她说道:
  “第一,找一处平摊的土地,其次,给我看看有什么种子,还有这里除了你们,还有什么宠兽负责耕田。”
  “然后,既然乌尔城生产过面粉,那麦秆和麦壳总该有吧。”
  “把它们和“有机肥”一起装到盆里,带过去。”
  许清歌感觉到一阵头大,想要把这种土地恢复过来,可不是个简单的事情。
  但幸好这里宠兽够多。
  有一些机器才能做到的事情,宠兽去做也不是不行。
  和御兽师们想的不同,宠兽对于工农业并不是单纯的优化。
  只有在生产规模到达一定的范畴时,宠兽的成本才低于机械的成本。
  不过许清歌目前自然是搞不到拖拉机的。
  但这里的城主既然是按区块划分责任的话,那负责种地的宠兽,应该就不止培叶猴群了。
  宠兽的喂养费,又不用她出。
  “明白了,你们两个,去按照她的命令做准备。”
  “您跟我来。”
  老猴子在族群中随便的点了两下,便有两只吹箭猴走了出去。
  ......
  没过多久,许清歌便被带到了一块平坦的土地上。
  离那里不远处有一条河,最起码不需要担心如何运水了。
  “种子的话,只有这些了,还是我的私藏。”
  “其他的种子,也都被大家吃掉了。”
  老猴子颇为无奈,大家都失去了培育植物的力气,自然是只能吃种子了。
  “只有玉米啊。”
  许清歌看着眼前零星的玉米苗,倒也没太灰心。
  有玉米种子就已经很好了。
  还有那些宠兽,几乎已经满足了种植的需求。
  “小若若,你现在状态怎么样?”
  虽然吹箭猴们喊来的帮手里有水系宠兽,但没有b级和以上的。
  换句话说,没有一位能够达成许清歌的想法的。
  “我好的不得了哟,主人你要我做什么呢。”
  小若若在空中翻了个720°的圈,她是一只充满活力的温柔小鱼儿。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主人要帮助那群没礼貌的家伙种地,但主人所做的事情肯定有她的意义。
  “小若若,你能让水,被这些种子吸收吗?”
  虽然正常来说,想要让种子更容易发芽,需要十二个小时,但理论上来说,水系宠兽可以加快这一步骤。
  “我试试先。”
  虽然对一般的c级宠兽来说,这种想法未免也太过异想天开了。
  但小若若从一出壳开始,就必须时刻保持自身的水分不外流。
  如何让水分进入身体,是她每时每刻都在做的事情。
  换做是玉米种子也是一样的道理。
  小若若用水泡抓取了一小部分的玉米种子,浸到了河里。
  因为是第一次尝试,她为自己留出了试错的可能性。
  被培叶猴群那么多双眼睛看着,说不紧张是假的。
  想要种出东西,种子是最重要的部分。
  没有种子,自然也不可能产生植物来。
  河水静静的在玉米种子上流淌着,流淌着。
  大概过了五分钟,小若若才气喘吁吁的从河流之中拿出了玉米种子。
  浸泡种子但又不能让种子泡烂,是一个相当的技术活。
  “看上去,好像有一些变化。”
  老猴子端详着玉米种子,他感受到了里面干枯的生命被唤醒了,全然不在意身后水系宠兽们惊讶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