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该死,从我身上滚开!”
  王虎发出了惊恐的喊声,一团黑影已经蹦到了他的身上,他顿时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叫喊声。
  北晨急忙给年还有嵯峨身上套了一层透明的护盾,果不其然,仅在几秒之后,那护盾上就发出了啪啪两下撞击声。
  两只怪物狠狠地撞击在了透明护盾上,一落地就飞快的逃走了。
  即使王虎站在火把附近也依然被袭击,看来这群怪物的进化相当之快,已经逐渐克服惧光这一缺点了。
  当务之急可不是想这个,北晨伸手一握,将怪物给短暂的给束缚了,然后飞到了王虎的身边,伸手就向附在他身体上的怪物抓去。
  王虎算是知道那天晚上他的队长究竟经历的是怎样的痛苦了,像是被一千只蚂蚁在咬,不停的啃噬着皮肤,但你却仍然意识清醒,这才是最可怕的。
  王虎靠近火把,甚至用颤抖的手拿起燃烧着的火把不停的向自己的身上戳着。
  那怪物发出了尖叫声,但却不肯从王虎的身上下来。
  北晨一把抓住了仍附在王虎身上的怪物,强行将它给扯了下来,随后直接将其切成了无数的碎块。
  呵,这样你可就复原不了了吧。
  看向倒在地上正大口的喘着粗气的王虎,血液正不断的从他的伤口中流出。
  怪物诡异的能力似乎还在侵蚀着他的身体,眼看着伤口就越来越大了,王虎也因失血过多,眼前一黑直接晕了过去,只有胸膛的微弱起伏还证明着他还活着。
  多久没用过这个能力了?
  北晨一边想着,一边用手摸向了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王虎。
  嗯,好像已经两百多章没用上了,毕竟后面几乎就没有遇到身边的人受重伤的情况了。
  但今天这不就派上用场啦。
  “请君勿死。”
  北晨小声的喊道,随后一抹流光从他的指缝钻出,钻进了王虎的身体里。
  年自然是察觉到了王虎身上的变化,她有些伤心的看向北晨说道:“嚯,有这种好能力你居然不告诉我?唉,感情还是淡了。”
  怎么搞的好像是我的错一样?年姐你够了!
  不过现在也没时间跟年拌嘴了,毕竟还有更重要的事呢。
  王虎猛的睁开眼睛,然后从地上爬了起来,不可置信的上下摸着自己的身体。
  明明刚才整个右肩都消失了,现在怎么却.......
  “别摸了,我给你治好了,快躲嵯峨后面去,让她护着你。”
  北晨甩下这一句话,就又把视线转回到了面前被他暂时困住的怪物身上。
  “放心的交给小僧吧!”
  嵯峨手持薙刀挡在了还没反应过来的王虎面前。
  “呵,切成小块之后你不是也没法恢复嘛,不过我可没想自己动手,这次摸了。”
  北晨飞向了怪物,一伸手直接把它给传了进去,随后又回到了年旁边,笑着说道:“嘿嘿,这次就拜托你了,年姐。”
  “拜托我?我不是......”
  话还没说完,北晨就和年也一起传送走了。
  “嘿,你别说,在这里面出手确实不会被夕发现。”
  年顿时明白了北晨的意思,她缓缓的走向了面前被束缚着的黑色的怪物。
  一瞬间,所有血红色的眼睛全部看向了年。
  “别看了,丑陋的家伙,不过你的造型倒是能去我的电影里当个反派,哈哈,这倒是挺不错的。”
  年笑着说道,一柄剑出现在了手中。
  “好了,你该消失了。”
  年轻描淡写的将剑直接插入了怪物的身体中,一瞬间,怪物的身上顿时燃起了火焰,甚至连惨叫都来不及就化为了灰烬。
  “帅啊年姐!”
  北晨在一旁鼓着掌捧起了场。
  “你小子,又偷懒是吧,把这种事情交给我。”
  “但偷懒最多的不是年姐你嘛.......”
  “咳咳,行吧行吧,这次就不计较了,我们出去吧。”
  北晨不知道的是,因为他的举动,夕又盯上了他们俩。
  “嗯?画不对劲。”
  夕疑惑的看向了画,一块黑色的墨迹突然从画布上消失了。
  与此同时,她与造物之间的联系也突然断掉了,更重要的是,在她没有介入的情况下,有人从画里离开了。
  离开的人自然是年所伪装的普通人,毕竟北晨的这方世界可不归夕来管辖。
  不过这种情况虽然罕见,但也不是没有出现过,但接下来,熟悉的气息却又突然出现了。
  夕确认了一下,没错,就是刚才消失的那个人。
  这种情况到还是平生第一次见到,夕有些气恼,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还随意修改我的画。
  “哼,惹人生厌。”
  夕决定还是自己亲自去看看,把人教训一顿然后赶出去吧,然后再换一个位置,这里老是有人闯入,确实让她很不爽。
  北晨和年出来之后,发现被当成武器射出的那两只怪物已经被嵯峨用薙刀扎了个透心凉,狠狠的扎在了地上。
  “呼,好险好险,还好有这层屏障,小僧才能毫发无伤。”
  “干的不错。”
  北晨将最后的两只怪物给直接切碎掉,至此应该算是全部解决完了。
  “好了,都做到这种地步了,她要是再不出来,那可真说不过去了。”
  北晨松了口气,转过身说道。,但却发现了王虎身上的诡异之处。
  “............”
  王虎一言不发,正用着怪异的眼神打量着北晨。
  北晨愣了一下,很快就清楚了这究竟是谁捣的鬼。
  “出来吧。”
  “你到底是谁?”
  王虎突然双眼一翻倒在了地上,夕出现在了北晨的面前,眼神中充满了敌意。
  “你问我是谁?嗯.......这个问题我还真不太好回答你,毕竟我的身份太多了,光是批字辈的就有好几个能排的上号。”
  “呵,我还是第一次对我自己产生了怀疑,你究竟在不在画中?”
  夕继续问着。
  “喂喂喂,就你一个人一直问未免有些太不礼貌了吧,好歹也得让我问几个问题。”
  “我没有必要回答你那所谓的问题。”
  “这句话也回敬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