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的是,李萱最后还是说了地址,林乐清和陆熙霆立马赶往。
  两人走到楼下时,就见已经有许多人围在旁边。
  心中想法被证实,李萱果然是要自杀,消防员正好赶来在下方铺着地垫。
  林乐清和陆熙霆立刻走通道上楼,在楼顶和李萱见面。
  她本人是个瘦弱的小姑娘,身着一袭白裙,长发披散在身后,看起来很乖巧听话。
  “我见过你,在你被黑的那段日子。”李萱对林乐清道。
  她就坐在楼梯边缘,脚毫无顾忌的晃着。
  林乐清想到那段日子发生的事,“那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间不怎么好。”
  “风水轮流转这句话是真的有道理,我怎么都没想到,籍籍无名的我有朝一日会被骂成这样。”李萱笑容非常惨白。
  “网友们现在只是不知道真相,他们知道后绝对不会这么说你,你先别激动。”林乐清道。
  “对,真正该跳楼的不是你。”陆熙霆也道。
  两人都想在最大程度上安慰李萱,让她千万别乱来。
  “可我真的很难受。”李萱道。
  她眼神迷离中泛着泪光,“最近这几天我梦里都是冯浩,我们在一起那么久,早就已经成为了彼此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他怎么可以那么狠心,抛下我说走就走?”
  李萱双手掩面哭泣,整个人濒临崩溃。
  “我早就应该发现了。”她哽咽道。
  “那段时间他情绪非常不好,经常莫名其妙暴躁,甚至是殴打自己。”
  “可我却觉得他烦,让他离我远点发疯。”
  每次回忆,李萱都恨不得将自己凌迟。
  她越说越激动,甚至站了起来。
  楼下惊讶的喊声透过传入楼上几人耳中,李萱却半点都不想搭理。
  “我觉得我该死,网友们也觉得我该死,所以我还活着做什么?”她问。
  “你父母呢?”林乐清下意识想说出些东西留住李萱。
  她话音刚落地,门再次被推开。
  李萱看着消防员身边的中年男女两人,脸上表情忽然变得无比难看。
  她身子发抖,像是应激反应。
  中年男女脸上都戴着眼镜,两个人看样貌非常稳重,是知书达礼的类型。
  李母上前两步想直接靠近李萱,她又尖叫着后退,这才作罢。
  李父脸色难看,紧绷着道,“你知不知道现在网上都讨论你自杀的事?”
  “我们家亲朋好友都问我是怎么回事,你让我怎么回答人家?”
  “李家从来没出现过这种事,更没出过你这么丢脸的子孙。”
  身为李萱父亲,他不先保护女儿的心情,反而在这儿进行二次刺激,林乐清是万万没想到的。
  李母赞成点头,和旁边消防员哭诉,“我们从小都对女儿很好,她交往了个男朋友,我们只是想要三十万彩礼钱而已。”
  “等钱拿到手,我们会再找理由给他们小两口还回去,这就不行!”
  “……”
  李母上纲上线,开始了一顿诉苦。
  消防员都听得目瞪口呆,表情非常复杂,显然没想到他们身为父母会使这种反应。
  “看,这就是我的爸妈。”李萱道。
  她笑容惨淡,“你们让我怎么活?”
  “李萱!怎么说话的!”李父怒吼。
  他们看似像知识分子,可做出来的事却令人无比可笑。
  人不可貌相这件事,林乐清今天算是真正知道了。
  “李萱现在情绪不稳定,你们想让她好就不能少说几句吗?”林乐清问。
  她开口时李父眼神锁定过来,随即像是找到出气口一般,猛然两步上前愤怒看着她。
  “我教训女儿跟你有什么关系?是你的孩子还是我的孩子?”
  “要我说这种事你们外人就少插手!”
  李母也赞成点头,撸起袖子就向前冲。
  他们夫妻两人正觉得心里有气儿没处撒呢。
  陆熙霆挡在林乐清身前,他周身气势强大,眼神犯冷带狠。
  愤怒的两人立刻止住步伐,都不敢再造次。
  能看得出,两人都是欺软怕硬的货色。
  林乐清掏出警官证,“你们打算袭警?”
  李父与李母瞬间瞪大眼睛,没想到眼前漂亮小姑娘这么厉害。
  “还不知道你这警察是怎么当上的。”李母嘟囔。
  “需要s集团法律团队为你告她诽谤吗?”陆熙霆转头问。
  林乐清看着他认真的表情,轻轻摇摇头,“不用为他们大费周章。”
  李母撇了撇嘴,“你们可别以为我们俩没文化,在场就这几个人还算不上诽谤。”
  “够了!”李萱忽然怒吼。
  几人看过去,这才发现她已经走到最边缘位置,只要一脚踩空就会往下落。
  风吹拂过来,她满头秀发乱飘,看起来竟有几分疯狂之色。
  李萱失望看着对面的李父,李母二人,哽咽道,“你们说的好听,不就是想用我赚彩礼钱吗?”
  “而且你们一开始就没想过要让我嫁给冯浩!”
  两人表情立刻无比难看,都皱眉看着李萱。
  “有些话回去再说,别在外面丢人。”李父道。
  他们像是完全不觉得女儿会自杀,只认为她是在小题大做,或者装模作样。
  “丢人?”李萱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
  她泪水顺流而下,“你们能做得出不嫌丢人,又为什么觉得我说出来会丢人?”
  李萱转头看向林乐清,“我和你实话实说。”
  “就在冯浩死的前三天晚上,我听到我爸妈跟人打电话,她们已经给我找好下家,人家出六十万彩礼。”
  她手比出六,身影在空中摇晃了好几下,下头众人继续跟着惊呼。
  稳定住身形,李萱再次开口,“他们原本就没想把我嫁给冯浩,我和他打过电话,是要和他私奔的。”
  “他怎么就死了!为什么都逼他!为什么都逼我!”
  李萱捂着脑袋尖叫起来,消防员看现在正好是好机会,立刻上前施救。
  他直接拖住她往下走,可却低估了瘦弱姑娘的体力。
  消防员被拉得一个趔趄,李萱又往后推了把,才让他站稳身形。
  “我不想牵连任何人。”她道。
  说完这话,李萱转身一跃而下,她脸上带着愉悦的笑容,眼角泪水在空中飘散。
  “冯浩,我来了。”她在脑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