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经过刚才那一幕。
  心中已经是十分确定,这就是比一些具有诡异副作用,还要危险强大的多的禁忌之物。
  且极有可能是一件没有经历过封印的禁忌之物!
  上一个他遇到如此危险的还是,现在由元安奴看管的深渊圆盘,没想到此刻又见到另外一件禁忌之物,相比之下那圆盘至少还是经历过半封闭手续的封印物,不会像眼前这个带给人如此心悸的感觉。
  封方祥并未在意他话语中的震撼,只是静静的盯着盒子,不知何故,眼底的神色却越来越古怪,越来越难看.....
  突然,所有的玛瑙全部重新转黑!
  并且上面黑焰不停跳跃吞吐,比刚才还要严重十分。
  封方祥的双臂瞬间被黑烟覆盖,整条右臂也被染成一片漆黑,如同被黑火灼烧,但是封方祥却毫无所觉,就像仿佛感应不到疼痛,不过,他亦是瞬间将手收回,全身的光芒锁链涌向那那只手臂,不停的冲刷,想要祛除黑色诡异烟雾。
  持续了一炷香时间。
  施宝东知道这小子看似依旧波澜不惊的脸,实则对付这东西,也是万分凶险。
  好不容易将手臂上的黑暗能量全部祛除,封方祥已经不敢再接触那些重新染上黑色的玛瑙,只是神色难得有了变动,眼神呆滞地喃喃道:“不该是这样的,上次我来为她祛除黑邪,没有这般激烈反应。”
  “说明确实已经更为严重。”施宝东道:“安姬便是被这盒子所侵蚀?”
  封方祥看向他,对盒子一指道:“是,但你说的不全对,实际上这个长型盒和里面的玛瑙都是用来限制里面的巴掌大小的古朽白盒,只是被黑暗能量的遮掩下,你看不到里面,我也不能将之取出。”
  听到这。
  施宝东更为忌惮,已经有这么多手段防御,但就算是这样,在还没有见到本尊的情况,这件禁忌之物便如此阴诡,很难想象彻底接触到时,又会带来什么影响?
  难道能瞬间使人完成诡化?
  封方祥摇头:“我没有直接接触过,应只有安姬曾经打开过葬皇白盒。”
  葬皇....
  施宝东摇头,现在不该想这些,转身就要离开。
  “站住!”封方祥一句话将施宝东呵斥住,看他重新转身过来,继续道:“你要去哪里?”
  “还用着我说明?去寻神职殿老者辛信行,或者是让云逍过来。”
  施宝东皱眉道,这种情况哪容得再耽搁时间。
  封方祥走来,他的身上散发出光威,对施宝东道:“你不能去,安姬·杰伊现在这种情况会被所有人当做异类,你若是去告知他们,按照我们现在这简陋的环境,安姬只会被抓起来,送往海底之下镇死,任何人都救不了她,你可别忘了,昨日燃起火海时,那老者可是直接选择见死不救。面对一般人都能如此,更何况现处于诡异折磨的安姬。”
  施宝东一听,脸上浮现犹豫的表情。
  他说的不无道理。
  “如何?你不愿帮忙吗,她不是因为你才变成这样的吗?”封方祥道,语言中带着讥讽,伸出手,上面闪动光芒:“如果你担心,让她上我的圣明船....”
  施宝东一拍他的手,没有好气道:“用不着激我,安姬信任我,我自然能救她。”
  最后,施宝东决定去找凌飞商议。
  出门后,迎面遇见封方祥的是三个护卫,两男一女,皆戴着带有浮雕花纹装饰面具,三人面上这种奇异面具似乎有隔绝气息的作用,施宝东一时间竟没有感知他们修为深浅,只稍微打量,便快步离开。
  封方祥走出,看着施宝东离开的背影,沉默一阵。
  “空时,光乐,你们进来,护住我的身体,我要感应一下天禀。”
  说罢,便重新回到安姬房间。
  听到“天禀”两字,三名护卫顿时神色肃然,那女护卫光乐更是险些遮掩不住激动的心情,连连点头,与圣时两人并肩进入舱房内。
  剩下的护卫圣道则继续一言不发守在门前。
  光乐,空时两人进入,看到封方祥已经盘膝正坐在地上,抬头对他们道:“跟以往一样,若是有什么紧急之事,可以在边上耳语,我会返回。”
  “圣明大人尽可放心!光乐不会让任何人干扰您感悟天禀。”女护卫连忙道。
  封方祥无奈看着她,其实所谓的天禀,只是对外的说辞,他就是想退出泛大陆,返回到现实世界,这段期间,他是希望有事,这两人能告知自己,让他马上返回这里,不然的话,也不会让两人进来守着。
  但从以前到现在,自己的调似乎起高了....
  让自己的女护卫一直都有些误会。
  不过这样也不坏,至少能保证自己的安全,为了能尽快探知到安姬·杰伊的现实身,也就是朱清萍的现在状况,他必须得马上离开泛大陆世界,耽误不得....
  念此,封方祥闭上眼睛,逆转体内的神职图案,意识逐渐脱离。
  看着其的气息开始变得悠长,空时才有些犹豫,低声道:“光乐。我怎么觉得圣明大人刚才不是那个意思....”
  “那是什么意思?”光乐怒目瞪着空时道。
  “圣明大人与圣明宫的其他主教相比,可谓天资卓绝,在巨石大陆时,就已经是整个圣明宫殿最为优秀的光明祭司,每隔几个月就能感知一次光明神的天禀,带来全新的神示,难道还能有假不成?”
  虽然看不到空时的表情,但他一叹道:“你知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算了,不说了。”
  一说起圣明大人,光乐就激动。
  深怕圣明大人看不出自己对他的钦慕一般,明明他的意思只是担心他们刚才曲解了圣明的用意而已....
  施宝东找到大树下的凌飞。
  一旁的应洲逗着小猫,照例拦住了他,施宝东皱眉道:“让开,现在没有时间再让他休息。”
  应洲一愣,看着他走去,微叹后,用手捏住一根小鱼干夹在两只小猫前面,看着它们争抢。
  是啊,真正坐到这个位置上的人,哪有时间休息....